威尼斯人棋牌游戏平台

  记者 方金 报道组 程伟 通讯员 韩卫东

  4月6日,江郎山景区人流如织。远处青山白云,黑白主色调建筑点缀其间。人在景中走,似在画中游。

  石门镇江郎山村余家坞自然村位于江郎山脚,主干道两侧,各色农家乐招牌林立。“很多来玩的游客到了村里都以为到了景区,其实他们也没错,这里也是景区。”说起村庄风貌,江郎山村村支书周忠亮底气十足,他说:“余家坞自然村中有一条古道可步行上山,村子就是江郎山景区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农村就是景区。”周忠亮坦言,几年前自己还不敢说这句话。原来的江郎山村房屋外立面风格五花八门,甚至还有不少赤膊墙。村民造房子经常会出现少批多建,不按图纸施工等情况,严重影响景区整体风貌。

  2016年开始,借着江郎山-廿八都旅游区创建5A级景区的东风,江郎山村向上争取资金,对内做通百姓工作,按照白墙黑瓦的浙派民居风格,大刀阔斧整治村庄风貌。

  “看着是一件好事,但老百姓一开始多少会有些抵触。”周忠亮说,长期以来村里建筑风格各异,审美也不尽相同,加之农村老百姓爱攀比,要统一农房风貌有难度。好在这些年,靠着江郎山就在家门口的先天优势,村里农家乐、民宿等旅游相关产业办得红红火火。大家对于提升景区整体质量,有着共同的认知。经过村两委劝说,改造工作推进顺利。此后两年时间里,1200万左右的资金投入到外立面改造、道路亮化等项目中,整个村面貌焕然一新。

  现有的房屋风貌统一了,后续改建房怎么办?江山市规划局联合旅游部门,为江郎山村送来了政策“红包”。包括江郎山村在内,江山市全市范围只要是旅游景观线沿线的村庄,农房改建按照浙派民居风格,带方案审批,设计费用政府买单。

 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为了进一步规范村民农房改建,江郎山村还把建房履约金制度写入了村规民约。按照房屋占地面积收取“保证金”,资金由建房户、村集体、银行三方共管。一平方米600元,存入建房户账户,利息归建房户所有,但取钱需三方共同签字。快收快退,按照施工节点,只要通过验收,分阶段退还。

  来到余家坞自然村一处名叫龙湖鱼庄的农家乐,旁边一套农房已经结顶。户主周建波告诉记者,边上的农家乐最多一天能接待2000人,自己场地有限,生意自然大受影响。有现实的需要,也看好今后的旅游发展,周建波想到了把老屋进行改建。新房子高度、外墙材质与颜色都有要求,“景区好了,我们个人才有机会。大家改建标准都一样,我们都服气。”

  短评

  农民建房管控,表面看,管的是房子,考验的是党委政府基层治理水平,考验的是党委政府规划能力水平和刚性执行水平。在农民建房的管控工作中,有人管是基础、有权管是关键。不患寡而患不均,江郎山村以公平公正为前提,将农民建房管控写入村规民约,用制度保证不出现“人情房”“面子房”,走出一条自治+法治+德治三治融合之路。

  与此同时,江山有关部门结合当地的生态禀赋、产业禀赋、人居现状、人文渊源,破除过度攀比、炫富心理。以统一风貌体系引领农户走出一家一户的小格局,融入区域发展的大格局,这是农房管控更高层次的追求。

  构建农房统一风貌体系需要榜样引路。拿着一个设计方案磨破嘴皮子,不如树立几家农户典型,让老百姓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,变强制执行为主动配合,最终转化为共识,只有这样农房管控才能从“管”“控”变成“不管”“不控”也长效。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
  • 联通